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監督縱橫 > 調查研究 > 正文
關于全市法院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調研報告 (書面)
作者:    來源:上饒市人大常委會    日期:2018-06-27 16:27

——2018年6月25日在市四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上

上饒市人大內司委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書長,各位委員:

   執行工作是“社會公平正義最后一道防線的最后一個環節”,事關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事關依法治國的工作大局,事關國家法制的統一尊嚴。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上報告工作時提出:“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為全面了解掌握兩年多來全市法院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開展情況,進一步推動法院執行工作,更好地保障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維護法制尊嚴,市人大常委會將對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工作開展專題詢問納入2018年工作要點。為確保專題詢問達到察實情、促工作的效果,5月15-17日,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謝冠森帶領調研組一行深入市中級人民法院、鄱陽、弋陽和信州區人民法院,聽取了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開展情況的匯報,與市、縣人大代表、律師代表作了座談交流,視察了所到各地法院執行指揮中心,進行了實地調研。6月21日晚上,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汪東進同志還專門帶領調研組到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指揮中心現場調研、督導法院執行工作,對全市法院為打贏“基本解決執行難”這場攻堅戰所付出的辛勤工作表示肯定,并對法院的執行工作提出了要求和希望。現將調研情況報告如下:

   一、我市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的主要情況

兩年多來,全市法院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進解決執行難問題,執行工作信息化建設、聯合信用懲戒、強制措施威懾、制度創新建設等有序推進,執行工作獲得長足進步,取得了階段性成果。2016年1月至今年6月20日,全市法院共新收執行案件36269件,實際執結16115件,實際執結率44.43%,實際執行到位金額107.6億元;執結涉民生、金融、黨政機關三類執行案件5136件,赴京訪案件化解率100%。

一是組織領導不斷加強。我市成立了由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為組長的全市綜合治理執行難工作領導小組。市委辦公廳、市政府辦公廳聯合下發了《關于進一步支持人民法院解決執行難工作的實施意見》。2018年5月,市解決執行難工作領導小組召開了擴大會,下發了《2018年解決執行難工作要點》,下達了工作任務交辦單。全市法院把解決“執行難”工作作為一把手工程,成立由院長任組長的“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領導小組,中院院長與各基層法院院長簽訂責任書,落實第一責任人責任。建立了中院領導掛點包片制度,加強工作督查、指導;制定了《關于全面加強全市法院執行工作的決定》《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工作綱要》等一系列文件,明確了“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的時間表、路線圖、責任人及工作時限,實行掛圖作戰,以“項目化”方式推進,并在重要節點定期召開會議進行調度,有力推動解決執行難各項措施的貫徹落實。兩級法院都建成了執行指揮中心,配備了執法記錄儀、執法車輛等必要執行裝備,保障執行經費,切實保證執行工作需要。

二是執行力度不斷加大。市直有關部門加強對接協調,強化聯合懲戒,構建了由38個單位參加的執行聯合懲戒體系,完善了執行聯動協調辦法。中院與市發改委、電子政務辦簽訂了合作備忘錄,把失信被執行人聯合懲戒嵌入社會信用網絡平臺,實現市直聯動單位信息共享;與市文明辦聯合發文,將誠信情況納入對文明單位、文明村鎮的考核內容;加強法院與公安機關在執行工作中的協調配合,開展司法拘留社會矛盾化解工作;上饒日報開辟專欄每月發布典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全市法院通過微信公眾號、法媒銀平臺、法院網站、到被執行人住所地張貼公告等方式加大失信被執行人曝光力度,讓被執行人“一處失信、處處受限”。 2016年以來共拘留、拘傳被執行人2095人次,罰款435.55萬元,15案16人被判處拒執罪。截至2018年6月,全市公布失信被執行人信息26918人次。全市法院先后開展了“夏日風暴”、“秋季行動”、“冬日融冰”、“執行攻堅月”等專項執行活動,集中時間、集中力量開展集中執行,組織“晨戰”、“夜戰”、“節日戰”,打出執行“組合拳”。開展了清理10萬元以下小標的案件的專項集中行動。通過集中執行行動,取得了明顯的執行效果。截止今年6月20日,全市法院上半年共受理執行案件9509件,同比上升36%,實際執結4096件,同比上升39%,實際執行到位金額18.8億余元。執行質效指標進位趕超提速,法定期限內結案率、首次執行案件終本合格率等幾項指標進入全省法院前列。

三是信息化水平不斷提升。積極推進“互聯網+執行”工作,完善“點對點”司法查控系統,與銀行、房管、國土、工商、車管、阿里巴巴等網絡“點對點” 查控財產,實現電子數據“零距離”交換。2016年以來,累計查詢各類信息210.32萬條,涉及被執行人221萬人次。與公安機關對接,依托公安機關大數據查詢被執行人信息56批次,有效查控達160余人。推行網絡司法拍賣。從2017年4月起,全市兩級法院全部入駐淘寶、京東等司法拍賣平臺,待處置財產均實行網絡拍賣。充分運用執行指揮中心視頻督辦、執行會商、現場指揮等功能,形成通過執行指揮中心組織開展執行工作常態化機制。2017年以來,市中院通過執行指揮平臺共向12個基層法院發起線上督辦166批次,指揮會商27批次。啟用“掌上執行局”,通過手機“移動執行”APP,實時記錄查人找物過程,隨時發起“點對點”網絡查控。

四是工作機制不斷完善。實行以員額法官為核心的團隊辦案模式。配強執行力量,推進執行案件專業化辦理。推行分段集約、繁簡分流的執行工作機制,改變過去一人包案到底、難以監督管理的情況,在執行指揮中心設立查控組、速執組和網拍組,建立財產調查、裁決處置、處置操作相分離的運行機制,實行“簡案”速執、“繁案”精辦的分流機制,實現案件與人員的優化組合,最大限度發揮執行隊伍潛力。完善立審執協調機制,加強立案、審判、執行各環節工作銜接;實行執行風險提前告知制度,在立案階段就向當事人提示執行風險;釋明財產保全制度,實現網絡查控與訴訟保全的無縫對接,與保險公司建立訴訟保全保險合作機制,提高財產保全的使用率,以保全促調解、促執行。探索執行轉破產機制。推動執行程序中資不抵債的“僵尸企業”依法破產,消化滯留在執行程序的無財產案件。中院、上饒縣、廣豐區、鉛山縣、弋陽縣分別受理了世紀長河、遠翔實業、吉意豪、天江紙業、榮盛化工等多個執轉破案件,涉及相關執行案件202件。搭建社會化協同執行框架。對接市綜治辦,將執行工作嵌入到綜治網格化APP系統。對經財產調查確實難以執行的案件,通過綜治網格、司法建議的方式向鄉鎮、街辦、綜治網格員、民政部門推送,通過基層組織幫助查人找物、進行法治教育,促進案件執行。2017年度,全市法院共向130個鄉鎮發出司法建議書416份,推送執行案件4737件,有效執行125件。5月14日,全市解決執行難領導小組以縣為單位將2449件10萬元以下小標的案件和600宗系列案件交辦給各縣市區的解決執行難領導小組和政法委,要求落實協辦機制,限期執行。

二、存在的問題和困難

全市法院在解決執行難問題上下了很大功夫,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但是,與人民群眾的要求和最高法院提出的“四個基本”“四個90%”的總體目標還有較大差距,還存在著一些問題和困難,需要認真研究解決,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案件實際執結率不高,終本案件過多。2016年1月至今年6月20日,全市法院共新收執行案件36269件,實際執結16115件,實際執結率44.43%,加上2016年以前舊存未執結案件,實際執結率不高。從到各地調研的情況看,“終本”案件普遍較多,且一些案件還存在瑕疵,其原因主要是因為片面追求高執結率和案多人少矛盾,個別執行人員將“終本”作為提高結案率的便捷手段,一些尚未到執行期限的案件或未確定無可供執行財產的案件以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方式結案,造成該類案件數量增多,群眾對此意見較大。

二是執行聯動協作機制和聯合懲戒機制未完全落實到位,執行工作整體合力不夠。網絡執行查控系統的功能和范圍不夠完善,部分聯動部門對網絡查控系統建設的意愿不足,與法院“點對點”查控網絡建設進展緩慢,信息共享存在壁壘,存在聯不上、查不到現象。對失信被執行人的聯合信用懲戒力度不夠,存在渠道不暢、信息不共享、政策落地困難等問題,執行威懾力不夠。全市綜合治理執行難工作領導小組個別成員單位大局意識欠缺,認為執行工作是法院一家的事,未能從全局高度認識解決執行難的重要意義,對法院執行工作消極配合或不配合,少數人員或部門干預執行的現象仍有發生。

三是執行工作環境有待進一步改善。由于社會誠信體系尚未完全健全,公民的法治意識、規則意識不強,一些被執行人對拒不執行的法律后果缺乏充分了解,規避執行、轉移隱匿財產甚至暴力抗拒執行,被執行人難找、被執行財產難尋等問題相當程度存在。一些申請執行人對執行工作存在片面認識,將因市場風險、交易風險或訴訟風險導致的執行不能歸結為執行不力。特別是被執行人無財產可供執行案件,這類案件被執行人確無財產可供執行,法院無法執行到位,申請執行人對此難以理解。

四是案多人少的矛盾比較突出。案多人少矛盾是制約執行工作的一個重要因素。盡管全市法院普遍調整和加強了執行力量,執行人員數量有一定增加,但仍無法適應持續高速增長的案件量,執行力量的增加與執行案件的增長不相適應,一線辦案人員工作量長期“超飽和”,“五加二”“白加黑”已成為法院執行人員的工作常態。此外,少數執行人員為民服務意識不強,存在推諉扯皮現象,對部分申請執行人的態度簡單粗暴,不夠耐心。

五是普法宣傳有待進一步加強。對執行工作宣傳力度不夠,社會公眾對法院執行工作認識模糊,不能理性對待執行難有關問題。公眾特別是當事人對“執行難”和“執行不能”往往缺乏常識性認知,不能正常面對市場經濟活動中的風險和不利后果,將自己利益不能兌現簡單歸咎于法院的“執行工作不力”。同時,因少數執行人員在工作中的方式方法問題,導致本屬于當事人雙方的糾紛轉化為法院與被執行人、申請執行人之間的矛盾,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執行工作的社會效果。

三、意見和建議

今年是最高法院作出“用兩到三年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承諾的兌現之年。當前,基本解決執行難已進入決戰決勝的沖刺階段。要打贏這場攻堅戰,必須多措并舉,補齊短板、破解難題、合力攻堅。

一是健全執行聯動協作機制,構建綜合治理格局。解決執行難是一項系統工程,僅靠法院單打獨斗、孤軍奮戰難以完成,要進一步推動黨委領導下的綜合治理執行難工作格局,適當增加執行工作在綜合治理考核中的分值。各地要高度重視法院執行工作,切實加強對解決執行難工作的領導,在工作力量、工作保障方面加大對執行工作的支持力度。市解決執行難工作領導小組成員單位要按照市“兩辦”《關于進一步支持人民法院解決執行難問題的實施意見》要求,更加積極配合、大力支持法院開展執行工作,強化對干擾執行工作的責任追究,為法院基本解決執行難創造更加有利的條件。要進一步完善對各成員單位執行聯動情況的督查督辦、考核評估等工作機制,定期開展聯合督查,扎實推進執行聯動。

二是加大執行力度,促進“兩升一降”,不斷提高人民群眾的滿意率。全市法院要綜合運用各種司法措施和手段,加大執行力度,重點抓好“三類”案件的執行,切實提高案件的實際執行率和實際到位率。要完善分工明確、運轉有序、互相協作的立案、審判、執行銜接配合機制,優化內部流程,提高執行效率。要提升執行信息化水平,充分整合各類數據資源,為解決執行難問題提供數據支撐。積極發揮執行指揮中心的作用,強化統一管理、統一指揮、統一協調的執行工作管理機制,強化執行工作各環節的管理和監督。要推進執行公開,加大執行案件向當事人和社會公開的力度,提升執行公信力。要嚴把“終本”案件審核關,并對已“終本”案件進行“回頭看”,在降低“終本”率的同時,努力提高“終本”合格率,實現實際執行率和實際到位率的上升、“終本”率的下降,不斷提升人民群眾對執行工作的滿意率。

三是完善執行聯動和聯合懲戒機制。落實中辦、國辦《關于加快推進失信被執行人信用監督、警示和懲戒機制建設的意見》以及19部委《關于建立和完善執行聯動機制若干問題的意見》,不斷拓寬執行聯動的內容和范圍,加快推進與法院“點對點”網絡執行查控系統建設,實現本地區被執行人財產和身份信息網絡查控系統全覆蓋,暢通被執行人及財產發現渠道,破解查人找物傳統執行難題。各聯合懲戒部門要拓展對失信被執行人聯合信用懲戒的范圍和深度,主動將法院發布的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運用到本單位管理、審批等工作中,實現對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的自動比對、自動監督,自動采取攔截、懲戒措施,讓失信被執行人“一處失信,處處受限”。檢察機關、公安機關要與法院通力協作,各負其責,確保依法打擊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犯罪行為落到實處。要健全執行救助機制,加大執行救助力度,妥善解決被執行人確無履行能力的執行不能案件。

四是加大執行宣傳,獲取公眾廣泛認同。要加大執行工作宣傳力度,形成多層面、跨媒介、全方位的執行工作宣傳格局,凝聚全社會理解執行、尊重執行、協助執行的廣泛共識,營造良好的社會輿論氛圍和執行環境。要注重對失信被執行人信用懲戒以及執行方面法律法規的宣傳,促進社會誠信體系建設。要加強對打擊拒執罪典型案件的宣傳,以案說法,增強公民的守法意識,形成震懾效應。要加強對執行不能和終本程序的宣傳,引導社會公眾理性看待市場經濟中的商業風險、交易風險和法律風險,厘清執行難與執行不能的界限,讓人民群眾理性認識法院執行工作。

五是強化隊伍建設,提高執行工作質效。按照推進執行隊伍正規化、專業化、職業化的要求,加強執行人員力量,配強執行工作裝備,采取教育培訓、崗位練兵等多種方式,進一步規范執行人員行為,增強為民服務意識,不斷提升執行隊伍的專業素養和執行能力。加強執行團隊建設,進一步完善以員額法官為主導的執行團隊運作模式,建立健全執行團隊管理監督、工作考核、律師參與執行等機制,提高執行工作的質量和效率。關愛執行隊伍,優待執行人員,加強心理疏導,緩解工作壓力,妥善解決執行法官、執行輔助人員的待遇問題,增強他們做好執行工作的積極性和主動性。同時,要針對集中執行頻率越來越高、執行強度越來越大的實際情況,進一步加強執行規范化建設,努力減少執行中的沖突,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保護執行人員人身安全,樹立法院良好形象。

  • [打印網頁] [ 責任編輯:米哥 ]
  • 【相關新聞】
    我來說兩句
    [網頁留言只代表個人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請理性評論、文明發言,勿發布違法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們將不予發表或刪除可能引發法律糾紛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領導之窗

    主任:汪東進
    民族:漢族
    職位:市人大常委會主任

    辽宁11选50